返回>>

上交:用国际语言讲好中国故事

04/12/2018

青年报记者 陈宏



 从“请进来”到“走出去”,近几年,上海交响乐团已经打造了一个立体化多层次的音乐教育体系。


作为亚洲最顶级的交响乐团之一,上海交响乐团(以下简称“上交”)在其近140年的历史中,从来不仅仅只是演奏者的角色,它积极参与了中国交响乐的发展进程,更让上海成为古典乐的桥头堡,这其中,主导或推动创作功不可没——据统计,仅1978年至今,上交委约创作曲目就多达50余部。而接下来,上交还有众多大动作,青年报记者近日也从乐团获悉,他们近期已经委约了众多重大作品的创作,“都是用国际通用语言,讲好中国故事,”团长周平昨天在接受青年报记者专访时透露。  


重大创作有中国民族元素


记者了解到,上交目前委约了著名作曲家赵麟创作交响诗《致敬新时代——英雄的梦想》,委约周龙创作了“中华创世神话”中以开天辟地为主题的交响曲《山海经》,委约安迪·秋保创作《功夫协奏曲》等等。


其中,《英雄的梦想》是立足歌颂身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新时代的所有领导者、参与者,展现和赞颂英雄人物、英雄人民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迈入新时代的伟大壮举;《山海经》是弘扬民族文化,也是上海目前正在整理创作的中华创世神话系列中的一部分;至于《功夫协奏曲》,则是继《乒乓协奏曲》之后,又一部由外国人看典型中国文化符号的作品,颇有趣味性。


“我们的创作,都是乐团和作曲家们反复沟通之后确立的,是特别强调注重艺术性的主旋律作品,”周平透露,新时代的音乐作品,乐团和作曲家们并没有为了强调“红色属性”而去创作,“在大框架下,都是让作曲家有艺术创作冲动的题材,我们不愿意创作那些不被大众接受的作品。”


她介绍说,选择赵麟,是因为他写得通俗却又别具特色。赵麟是著名作曲家赵季平之子,却又从不需要活在父亲的光环下,他本身同样有着巨大的成就,担任过央视春晚音乐节目总监,创作过无数知名电影作品的原声音乐,最近的作品包括冯小刚的《芳华》配乐。“此前他和上交合作过创作大提琴与笙的双协奏曲《度》,作品非常的美,获得国内及国际乐团的广泛认可和演奏,而且民族特点鲜明、可听性强,不仅仅是我们乐团演,后来广州交响乐团也演,甚至带到国际上巡演,”周平说,赵麟还和马友友的新丝绸之路乐团合作,作品在国际上颇受欢迎。


这样“非常民族,又完美使用西方表演形式”的作品,还包括了委约周龙的《山海经》。周龙是著名作曲家,2011年凭借个人首部歌剧作品《白蛇传》,荣获第95届普利策奖“最佳音乐奖”,成为首位获得此国际奖项的华裔音乐家。“《白蛇传》中,也是运用了大量民族元素,戏剧张力很大,国际音乐界很肯定他的风格,而《山海经》同样讲的是神话传说,需要运用到大量民族元素,非常契合,”周平说。


其实,这样的委约,近年来上交一直在坚持。像去年的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开幕音乐会,就是上交特邀中国音协主席、著名作曲家叶小纲,以丝绸之路璀璨悠久的历史文化为灵感,委约创作的交响组曲《敦煌》全球首演。与此同时,凝结叶小纲近些年音乐创作心路历程的多首代表作:《峨嵋》、《悲欣之歌》、《星光》及《喜马拉雅之光》也都在本场音乐会中被逐一奏响。这些,都是作曲家近几年带着对人文、生命和自然的思考,回望中国文化,用西方技法创作的代表。


用好国际通用语言


确实,无论是“红色作品”,还是“民族文化作品”,周平表示,上交都在坚持一个原则,那就是“必须用国际标准来创作,不能因为主题是中国文化,就用别人听不懂的东西,否则它在国际上就没有生命力,只成为别人猎奇的‘西洋镜’式作品”。


她透露,新委约的这些重量级作品,在此前的“选题会”上,作曲家们进行思想碰撞时,都表达了会运用到大量民歌、戏曲以及民间艺术的元素,“毕竟都是天然具备中国元素的故事”。记者也查询到当年马友友盛赞《度》的采访资料,马友友透露,赵麟花了一年时间阅读玄奘法师所著的《大唐西域记》,揣摩如何将哲学放入音乐,用两年时间将最复杂的思想变成最简单的乐符,而赵麟自己则表示,“《度》不是为了显示技巧的伟大,而是要超越技巧达到人的心灵。”


但既然是使用的交响乐这一国际语言,那自然就要遵循它的规律。周平举了昆曲《我,哈姆雷特》的例子,这部张军创作的新颖作品,由一名中国昆曲艺术家担纲全场,首次运用汤显祖笔下的曲牌和台词,演绎了西方的哈姆雷特故事。在开场和结尾处,舞台上的“哈姆雷特”还多次使用了中英文双语念白。这对于历史悠久的莎士比亚戏剧和中国昆曲艺术而言,都是一次跨文化融合的大胆尝试,“在国际上也很受欢迎,国际观众都看懂了他想表达的内容,这才是成功的传播。”她说。


用好国际通用语言,来做有民族特色的音乐,上交在国际交流中也深有感触和体会。“像纽约爱乐乐团,这几年都在演新春音乐会,像《春节序曲》、《良宵》等作品,哪里还像外国人演奏的?一点生疏感也没有,非常溜;首届上海艾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我们要求拉《梁祝》之后,最后获奖的,可不是中国小提琴选手啊!”周平说,“这就是音乐语言的感染力,只有进入到通用的语言体系中,才能真正把作品推出去。”上交在总结这些年的创作时曾表示,2009年之后乐团在音乐总监余隆的引领下,站在国际的高度和视角来拓展委约创作的版图。通过与全球作曲家的合作、国内外乐团的接力演绎、中外艺术家的自主传递,探寻和凸显具有中国文化魅力及自信的艺术作品在世界范围内的深度传播,开启委约创作3.0时代。在3.0时代下,“中国元素”已从艺术形式或内容上的简单植入,迈入了主动融合的有益探索,成为支撑起艺术作品的脊梁。


不忘做好文艺轻骑兵


创作出好的作品,干什么?周平说,上交从未忘记对这个“根本”的思考。除了积极推动中国作品、中国文化走出去,上交也不忘习总书记“文艺轻骑兵”的要求,主动把好作品送到基层去,“比如和我们乐团驻地湖南街道,我们就先后合作了‘音乐好邻居’、‘上交音乐教室’等等送文化到社区居民的公益项目。”周平介绍说。


记者昨天随上交工作人员在湖南街道社区文化中心看到,“上交音乐教室”正在进行《古典轻松听》系列讲座的第二课,资深乐评人李严欢带来了一场深入浅出的巴赫专题,座下的听众是四十多名来自湖南路社区的居民和工作者。


去年,习近平总书记在给内蒙古自治区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队员们的回信中,称赞他们是“红色文艺轻骑兵”,而中宣部也印发通知,要求各级文化部门的单位推进“文化进万家、送欢乐下基层、文艺志愿服务”等文化活动,实施一系列惠民、为民、乐民的文化服务项目,进一步丰富城乡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


而上交,早已在积极践行“文艺轻骑兵”的使命。周平介绍说,近几年,上海交响乐团已经打造了一个立体化多层次的音乐教育体系:从以培养专业演奏人才为目标的上海乐队学院,到为乐迷准备的“有准备的聆听”、“大师不在台上”,再到针对青少年进行音乐普及教育的“音乐地图课堂”,针对亲子家庭的“音乐好邻居”……以及深入社区深入学校的各种活动,小到一次讲座,大到一场音乐会,上海交响乐团全年各类教育活动逾百场,每一场呈现出的都是精心的策划和优质的内容,让音乐教育真正做到“润物细无声”。


“不少公益项目,已经辐射到徐汇区外,甚至走出了上海,像‘音乐地图课堂’,今年就让来自崇明、长兴、横沙岛的3500名七年级中学生及200名的音乐教师都能有机会体验;现在,它正在成都,和成都乐团合作一场别开生面的音乐课,我们希望把上交的经验,分享给国内其他兄弟院团。”周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