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平均年龄12.8岁,短短10天是成就一支学生乐队

07/16/2019

来源:劳动观察

作者:柴一森

从排练到演出,只有短短十天时间,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们,是如何登上夏季音乐节这个国际化舞台的?



昨晚,在《斯拉夫舞曲》热烈而辉煌的旋律声中,MISA国际青少年“一带一路”音乐节专场音乐会在上海交响乐团拉开帷幕。平均年龄只有12.8岁的MISA学生节日乐队,为现场观众带来了一场稚气未脱却又充满诚意的演出。从排练到演出,只有短短十天时间,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们,是如何登上夏季音乐节这个国际化舞台的?


十天!从排练到登台

 

在昨晚的上交舞台上,一张张稚嫩的脸庞,写满了自信与骄傲,一个个美妙的音符,随着灵动的手指在金属琴弦上揉捻滑动,跃向四方,时而悠扬流畅,时而紧张激烈。这些小乐手们,用他们的专业和默契,征服了在场的每一位观众。

 

从开始排练到正式演出,前后只有短短的十余天时间,即便对于一个专业乐团来说,这也是一项颇为艰巨的任务,但这些小乐手们却经受住了考验,对他们来说,这是一次挑战,更是他们人生中的高亮时刻。

 

据了解,在每年的三四月份,学生节日乐队会向社会公开招募8-18岁学生乐手,乐器从弦乐类到管乐类,几乎涵盖了一支专业乐团的所有声部。在之后的选拔阶段,由上海交响乐团资深乐手组成的评委团,将会在现场对学生的演奏能力和表现能力进行综合考察,包括反映基本功的音阶和琶音、展现技巧和表现力的自选曲目、体现专业素养的视奏曲目。最终,选拔出的80余名乐手在6月底完成集结后,通过短短的十天集训,正式亮相上交的舞台。

 

学生节日乐队项目推出四年来,如今已成为上交夏季音乐节一道青春的风景线,更是受到了越来越多学生和家长们的青睐。有的学生为了能够提高“入选率”,甚至出现在了多个学生节日乐队的选拔现场,也有的学生已是连续四届都参加的“老队员”了。此外,为了让孩子能争取到宝贵的乐队训练机会,家长也是铆足了劲,有的暑假还未到,就早早帮孩子规划好了练琴和休息时间,至于补课、旅游等活动,统统“靠边站”。

 

所谓节日乐团,通常是指依托于音乐节而产生的临时乐团,一般由各地乐手或者音乐家,趁着假期音乐节聚集在一起,组成的非常态化乐团,例如由欧洲三大著名音乐节衍生而来的琉森节日乐团、萨尔茨堡节日乐团等。

 


组织者:

让更多学生过把“乐队瘾”

 

“想当初,学生节日乐队项目刚推出时,只有140人报名,而且像铜管和木管类乐器,都是奇缺的。” 在谈及乐队这四年来的点滴变化时,上交教育拓展中心负责人沈诗霞如数家珍,“如今,第四届的报名人数达到了500多人,乐器的种类也更齐全了。”

 

据介绍,与同在上交孕育而生的学生交响乐团、学生民族乐团、学生合唱团不同,学生节日乐队每年都会重整编制,虽然这样的模式,让带教老师们要花费更多精力“从零教起”,但让他们感到欣慰的是,此举也让更多学习音乐的孩子得到了锻炼的机会。“当初成立学生节日乐队的初衷,就是想充分利用暑假时间,让更多学生能好好过一把‘乐队瘾’。”沈诗霞说。

 

在为期十天的紧张排练中,上海交响乐团的在职乐手化身带教老师,对节日乐队的学生们进行分声部的逐一指导。在提高演奏技巧的同时,学生们还能直接从职业乐手身上学到,如何做一名合格的乐团演奏者。

 


带教老师:

在乐队中学会为人处世

 

可能有人会问,一名合格的独奏者和乐团演奏者了,有什么区别?

 

众所周知,独奏家在演奏时需要有激情,能够感染观众,并展现出自己高超的技巧。而对于乐团演奏者来说,则需要沉稳,他们不能沉浸在自己的感受中,要能控制住节奏,并将自己的声音完美地融入集体。

 

“由于中国的音乐教育,更多是培养一个孩子的独奏能力,即便是在一些专业类院校,涉及乐队的课程也并不多,学生往往注重个体概念而忽略了团队协作。”在沈诗霞看来,学会如何与其他乐手合作,是这十天集训的精髓。“刚开始排练,简直没办法听,你吹你的,我拉我的,别说是不同声部之间,就连同一个声部之间也是七零八落的。”

 

“独奏和拉乐队是完全两种概念,无论是演奏技巧还是整体感觉,通过这样的训练能更好地帮助他们建立起乐队的概念,包括合作能力和反映能力。” 小提琴声部带教老师孙敏娴说道,“虽然十天的高强度训练很累,但当你看到他们越来越有专业范儿时,作为老师还是很欣慰的。”

 

同时,对于小乐手们来说,乐团的训练也让他们收获颇丰。一些木管和铜管类乐器的独奏曲目不多,如果不是配合其他乐器演奏,其实是很些枯燥的。“在家闭门练,拍子数着数着就数岔了,但在乐队中,你一旦吹出不和谐的音符,会显得很突兀,所以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双簧管乐手陈想也有同感:“乐队演奏教会我们聆听,不仅仅要只关注自己,更要学会看指挥,与周边人配合,这是一种与众不同的演奏体验。”

 

通过乐队,原本单兵作战的小乐手们,逐渐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学会了合作也学会了聆听。孙敏娴说道:“在整个排练的过程中,他们要学会如何去控制自己的声音,什么时候进入主旋律,如何去把握这个时机,什么时候该弱,什么时候该强。在提高音乐修养的同时,还能学到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

 


学生家长:

从逼着练琴到主动加练

 

学习一门乐器,对孩子来说具有不可估量的好处,但同时,对很多父母来说,练琴也成了亲子关系的头号杀手,究竟是逼着练,还是随他去,在纠结与矛盾中,很多原本喜欢音乐的孩子却最终与音乐分道扬镳。

 

同样的情况,也常出现在那些刚加入学生节日乐队的小乐手身上,然而令人惊喜的是,经过十多天的排练,几乎所有的孩子,从原本被父母和老师催着练,转而成为自己主动要练。这支乐队究竟具有怎样的“魔力”呢?

 

“这正是乐队训练给孩子带来的好处,因为身在一个群体中,他们能够更清晰地看到别人的长处和自己的短处,并以此来激发上进心。”沈诗霞说。

 

刚上小学四年级的翟启涵,是学生乐队中的中提琴手,她的妈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感叹道,“这十天的训练,要比孩子自己在家练琴半年都要强!”自从进了乐队,翟启涵感受到自己与其他孩子的差距,为了能赶上其他小伙伴,她甚至练琴练到了“走火入魔”。“每天上午我们家长还没起床,她就会说,妈妈你再睡会儿,我先起来练琴了。”

 

小乐手:

“离梦想舞台越来越近了”

 

此外,带教乐手们的专业和外籍指挥的幽默,也成了孩子们爱上这支乐团的重要原因。“鼓的音量对于整个乐团的影响是很大的,你敲得响了大家就响了,你敲得轻了大家也轻了,你就像是另一个指挥一样。”在一次并不理想的片段排练后,外籍指挥Alex Wise用一席幽默的话语,缓解了鼓手的紧张感,也引来其他乐手的阵阵欢笑声。

 

“见到同学们的第一眼让我非常难忘,你知道第一次见面就能感受到一个乐队的精气神,而学生节日乐队无疑是一支有活力,令人惊叹的乐队。”Alex Wise在接受采访时说。

 

而在乐团团务胡匀匀看来,通过上交的舞台,孩子们更独立了,家长也更放心了。“集训的前几天,经常能看到有不少家长跟进跟出,排练厅外能看到,食堂里也能看到。等到后面几天,除了个别家长会在排练厅外守候,大多数家长都能很放心的把孩子交给我们管理。”

 

每一次排练,都是为了登台的几分钟,每一次努力、付出、经历,都有它的意义。对于这些小乐手们,上交的舞台又意味着什么呢?今年已是第四次参加学生节日乐队的大提琴手郑佳滢说道:“意味着更高的起点,我能在这里变得更自信,意味着一个更大的展示平台,我的爸爸妈妈会为我感到骄傲。”而对双簧管乐手陈想来说,“上交的舞台就是离梦想越来越近了!”


 

无论是“一期一会”式的乐队组建模式,还是向社会公开招募的选拔方式,学生节日乐队在为观众带来音乐盛宴的同时,也给了更多孩子走进乐队的机会。音乐的魅力,不仅仅只是少数孩子的权利,就像沈诗霞在接受采访时多次提到的,“我们不是在抓金字塔尖学生,而是想带动其余99%的人,让更多孩子也能有机会体验乐队的魔力,真正发自内心的爱上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