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20音乐季
  • 全部演出
返回〉〉

口述历史,让这本书告诉你亚洲最古老乐团是如何“炼”成的?

12/26/2019

一支140年的乐团,如何在战争中保全自己,如何在逆境中求生存,如何在蓬勃的社会中求发展,如何在21世纪求进取?一个个鲜活的音乐人又是如何跨越国籍、种族为这样中国交响乐事业贡献青春和力量……今日,《上海交响乐团140年(1879-2019)》历经两年精心打磨编写,正式与读者见面。

图说:《上海交响乐团140年(1879-2019)》今日与读者见面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

全书约400页,39万字,自1879年上海交响乐团创建至今,记录了珍贵丰富的图片、历史亲历者的回忆文章和纪念文字,生动翔实地还原了亚洲历史最悠久乐团的辉煌历史和傲人业绩,揭示了中国交响乐发展事业中的基石地位和重要角色,也展示出这支古老乐团与日俱增的国际影响力和“古典音乐扎根非欧美地区”所起的典范作用。

音乐总监余隆在书扉页里说道“这是一支伟大的乐团。这个乐团在历史上起到的作用,足以让你觉得,跟她在一起,即被她的伟大所感染,她的伟大是你无法左右的,这不是你个人的成就。你能有这么一段短暂的时间跟她一起生活、呼吸、工作,共同创造价值,你就足以觉得你的生命是极具价值的。能够为延续她的伟大历史而工作,足以让你觉得你的存在是一种幸福,因为这件事带给了你无上的光荣和回忆”。

图说:书籍内页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


“口述”历史 有血有肉


《上海交响乐团140周年》将上交的发展融入到了中国近现代社会发展特别是上海城市发展之中。新书囊括了音乐总监余隆、指挥家曹鹏、侯润宇、作曲家刘念劬、乐队长宋国强、前首席张曦仑、大提琴黄北星等演奏员,及朱践耳夫人舒群、时任理事长翁铁慧等多种视角,用有温度的叙述,以“口述史”的方式将上交历史尤其是改革开放后的历史具体化。

作为上交历史的终极呈现,本书展现了交响乐在中国落地生根、发展绽放的音乐史诗。不同于传统的音乐史写作方式,本书融合史料与大量访谈,回顾了上海交响乐团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社会条件下,如何立足于音乐艺术,继往开来,为上海乃至全国的文化建设而奋斗,并成长为一支远超传统角色的文化“旗舰”。

书中记载了很多意思的事,比如八九十年代巡演之艰苦、最初与企业合作时互相沟通和诉求上的困难,并首次公开披露了乐团在1906年和1956年的两份重要发展报告。这两份报告都是乐队在关键时刻对未来发展可能性的构思。

1906年的报告,探讨的是要不要把管乐队升级为管弦乐团。 1956年面临的问题是,在国内百废待兴的大环境下,上交应该如何服务新中国的文化建设,其中涉及高雅和通俗、西洋古典和本土接受度、乐团的艺术发展和文化基础建设的需要、演出内容的需求以及演奏和创作人才的培养等等问题。

这些报告不只是上交这一个乐团未来12年的发展,还勾勒了全中国音乐文化的蓝图,并且列出了非常详细的计划。

图说: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介绍《上海交响乐团140年》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


十年发展 “基建”工程


书中列出了1879年至2019年110条上交“历史上的第一次”,1911-2019年上交重要350余首首演曲目,2009-10音乐季至2018-19音乐季与上交合作的240余位艺术家,这些数据作为上交140年发展的缩影和注脚,展示了上交坚实有力的发展步伐。

乐团近10年的发展则占到全书一半,从内外兼修已成旗舰的音乐季,到包括委约、巡演、DG唱片录制等在内的与全球接轨的国际战略合作;从兼顾艺术与市场的机制体制改革,到列数音乐教育、夏季音乐节、乐队学院、小提琴比赛等深耕本土的系列创新;从行至全国的艺术拓展计划到倡导总结乐团职业运营之本的管理标准。可以看到,上交近10年来,所扮演的角色逐渐超过了一个传统交响乐团所承担的角色,它的目标早已越过“继承并发展古典音乐这门艺术”的范畴,而涉及了专业教育、观众培养、制定行业标准、甚至制定未来的人才标准。

本书主编杨宁说道:“在欧美,甚至在日本,一个交响乐团未必要做这些,但在中国,需要有人、有机构来做这些类似基建的事情。”这十年来上交推陈出新不间断的“大动作”,多个第一和首创,让上交在某种程度上承担了“基建”功能,极大促进了中国音乐生态良性发展。


>>>新老乐迷心声

上交老乐迷项震:

至今还清楚记得,1982年9月11日,一次偶然的机会走进上海音乐厅,听了黄贻钧指挥上交演出的“贝多芬作品”专场音乐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到今天已经38年有余了。

可以说,是上海交响乐团让我成为一个古典音乐“骨灰级”的乐迷,至今我已经听过上交音乐会几千场。

作为上海的文化名片,上海交响乐团是全世界都看得懂的文化名片。这是我对上交的理性定位,更是对上交的感情倾诉。


上交新乐迷章家申:

我听上交主要是从14年乐团搬至’馄饨皮’开始的,当时想来听下厅的音效,收获意外惊喜,逐渐变成“死忠粉”,今年的2019-20乐季,我购买了20场预售票,除了乐季音乐会,我也更多地参加到上交的各种周边活动中,比如大师不在台上、有准备的聆听、每年的福袋抽取、上海夏季音乐节等。这不仅满足了我在音乐上的爱好,也丰富了我生活的颜色。

(新民晚报记者 朱渊)

  •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