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20音乐季
  • 全部演出
返回〉〉

指挥家余隆重返舞台:中国音乐家比中国足球牛多了!

06/17/2020

自1月28日在美指挥纽约爱乐新年音乐会后,指挥家余隆再没登上过指挥台。6月13日晚,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他将指挥乐团带来疫后首场大乐队线下演出。这场题为“献给生命的礼赞”的演出,开票9分钟就售罄了。开场曲是挪威作曲家格里格为易卜生诗剧《培尔·金特》所写的配乐选段《索尔维格之歌》,歌词唱道:“冬去春来,周而复始,总有一天,你会回来。”

笼罩在疫情阴霾中,全球音乐家史无前例同时“失业”,一片低迷。两个星期前,大提琴家马友友在与余隆的交谈中表达了自己的担忧:或许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世界都无法回到疫情发生前的样子,表演艺术家和观众的关系也会发生长期的改变。如今,上海交响乐团复演的消息带来希望,大提琴家戈蒂埃·卡普松、小提琴家雷诺·卡普松、指挥家丹尼尔·哈丁、指挥家夏尔·迪图瓦等著名音乐家都发来了由衷的祝贺。


当地时间1月28日,余隆指挥纽约爱乐乐团上演中国新年音乐会 新华社记者 王迎 摄

余隆说:“这不仅仅是一场音乐会。疫情让国与国、城市与城市、社区与社区、人与人之间都产生了距离,如何在疫后消除这样的距离?我想,最终我们还是要回到艺术中来。当我们重新在音乐厅里相聚,音乐将消除我们之间的隔阂,让我们产生同样的感动。希望这场音乐会能给观众带来一点安慰,给城市带来一点生机,向世界传递一点信心。”


空旷的音乐厅,等待观众到来 蒋迪雯 摄

线上音乐会很流行,但现场的魅力无可替代

2月8日,结束演出的余隆从美国回到中国,他在社交媒体上发了一张戴着口罩的自拍照,身后是空荡荡的北京国际机场。他当时写下:“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我希望能回到我的家人、朋友、一同工作多年的音乐家们身边。特殊时期,我想和我爱的人在一起。我相信,音乐可以把我们连接在一起。”


疫情发生后,余隆从美国回到祖国

余隆回国前最后一次站上指挥台,是纽约爱乐的中国新年音乐会。音乐会上,吉尔·沙哈姆演绎了小提琴协奏曲《梁祝》,“90后”钢琴家张昊辰弹奏了格什温的《蓝色狂想曲》。在那之后,全球演出行业停摆,海内外演出纷纷取消。


疫情中在家办公

如今,重回舞台的余隆和上海交响乐团特别带来这场“献给生命的礼赞”音乐会,在曲目的选择上颇见用心。除了《索尔维格之歌》,上半场还将演绎理查·施特劳斯的《最后四首歌》。下半场,乐团将奏响贝多芬《F大调第六交响曲“田园”》。余隆说:“今年是贝多芬诞辰250周年,贝多芬不再只属于德国,而是全人类精神的象征。选择田园交响曲,是因为里面包含了对生命的尊重、对未来的憧憬。”

有观点认为,疫情可能会改变古典音乐的呈现方式,线上演出或将成为常态。但余隆认为,现场演出的魅力是不可替代的,是真正直抵人心的,因为艺术最重要的感染力在于人和人之间的情感共鸣。“线上音乐会快速便捷,在疫情中的确起到一定作用。但你听线上音乐会,是听不出一个乐团好坏的,网络传输会让音乐丧失细节,而这些细节正是一个乐团要花费时间和匠心,才能达成的精准和精致。”不过,余隆相信,随着VR等技术的完善,未来的线上音乐会也许能真正达到身临其境的效果,他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骑摩托的指挥家

越是困难的时候,越要对未来形成清晰的蓝图

疫情中,余隆做了许多平时没空做的事。他学法语,看各种没空看的杂书,还玩起了摩托车,在社交网络上发了自己骑车的照片。“读书的时候就很想骑,但家人说太危险不让骑,现在他们不管我了。”

没有演出的日子,他照样忙碌。除了艺术家的身份,他还是一个艺术管理者。疫情打乱了他所执掌的各大机构的演出计划,他需要时刻沟通、协调,制定新的计划,为疫后演出行业的逐步复苏做足准备。“你可能难以想象,我们已经在敲定2023年的工作安排。越是在困难的时候,越要在心里对未来形成清晰的蓝图,这考验你的经验和能力。我们很快就要公布上海交响乐团2020-2021乐季的节目单了,虽然外国音乐家暂时不能来,但我们要把优秀的中国音乐家推上舞台。改革开放以后,中国音乐家不断走向世界舞台,是时候让观众检阅中国音乐家的实力了。中国音乐家比中国足球牛多了!”


疫后首场大乐队演出,乐手们保持距离,认真排练 蒋迪雯 摄

如何促进青年音乐家的成长,也是余隆疫情中一直在思考的问题。“音乐行业是一个薪火相传的行业,我们都是从老一辈音乐家手里接过旗帜,现在应该想想如何把这旗帜传递下去。这些年我见到过许多年轻的‘黑马’,怎么给这些‘黑马’创造机会?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推动一项计划,专门为年轻音乐家的成才而服务,这是我们的责任。”


余隆与演奏家沟通音乐细节 蒋迪雯 摄

6月15日,余隆将面对上海音乐学院的毕业生们做一次网络演讲,跟他们谈谈职业选择和未来方向。“跟年轻人交流也是向他们学习,年轻人的思维不受禁锢,我跟他们学到很多新鲜事物和新的观点。”


抱着贝多芬乐谱,再叮嘱两句 蒋迪雯 摄

6月28日,余隆还将指挥上海交响乐团演绎理查·施特劳斯的《堂·吉诃德》。他说:“也许我们今天仍然需要一点堂·吉诃德的精神,勇敢、不怕困难,也许有点‘一根筋’,但有时候,伟大是靠执着成就的。”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桐

  •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