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20音乐季
  • 全部演出
返回〉〉

昨晚,141岁的上海交响乐团,听“90后”指挥

10/12/2020

“把舞台交给年轻人。”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余隆几个月前的话,并不是说说而已。

正在进行的上海交响乐团2020-2021音乐季,“后浪”涌现。上月,21岁的圆号演奏家曾韵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开了人生第一场独奏会。去年,他在被誉为古典音乐界的“奥林匹克”的柴可夫斯基国际音乐比赛上获得铜管组第一名,刷新中国人在这一领域最好成绩。

10月11日晚,轮到1994年出生的孙一凡登场。他站上指挥台执棒有141年历史的上海交响乐团,带来一场门德尔松音乐会。作为独奏家演绎《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的是上交新晋乐队首席——“95后”小提琴手柳鸣。这些年轻人,正在上海的舞台上冉冉升起,展示出中国交响乐的未来潜力。


1994年出生的青年指挥家孙一凡


年轻的门德尔松

一年前,孙一凡从50位来自世界各地的指挥家中脱颖而出,摘得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国际青年指挥比赛桂冠。然而,第一次和上海交响乐团合作,他内心不免有些忐忑。

孙一凡是上海音乐学院的毕业生,在指挥系时听过许多次上海交响乐团的排练和演出,对乐团的演奏家们堪称“膜拜”,乐团里甚至有不少他过去的老师和同学。这让他感到亲切,省去了不少磨合的时间。


排练间隙的欢笑


“这些作品,上交跟很多指挥大师合作演绎过不同的版本,我能从他们的演奏中听到很多惊喜,当然我也希望能带来我的一些理解。让我很欣慰的是,有着141年悠久历史的上海交响乐团,同时非常有朝气,很愿意倾听我这样年轻指挥的建议。”

门德尔松的《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第一乐章,正是孙一凡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国际青年指挥比赛半决赛的曲目,但比赛和音乐会,他的心态全然不同。“比赛时战战兢兢,首先要做到的是不失误、不减分,而音乐会上,我想让观众感受的是加分项。没有顾虑,更能实现自己的音乐想法。”

“90后”演绎的门德尔松有什么不一样?孙一凡认为,门德尔松的作品非常契合年轻人的心态。他总共活了38岁,因此所有作品都是青壮年时期的。“每个人的音乐都是一种语言,每个人的说话方式又很不同,贝多芬严肃深刻,而门德尔松清澈朴素,但他音乐里的内涵一点都不少。”

给黑马创造机会

与孙一凡合作这首小提琴协奏曲的柳鸣,是他在上海音乐学院的同学。两人在读书时已经有过合作,只是当时孙一凡是柳鸣的钢琴伴奏。第一次以指挥家和独奏家的身份合作,两人“一拍即合,一气呵成”。

这是柳鸣成为上海交响乐团乐队首席后第一次以独奏身份亮相。这位在首届上海艾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中脱颖而出的“95后”,比赛后迅速成长,今年在乐队大考中“一鸣惊人”,拔得头筹。


上海交响乐团“95后”乐队首席柳鸣


“这种机会和平台是绝大多数学琴的人都渴盼的,但说实话我的心情也像坐过山车一样。”柳鸣说。她今年6月参加乐队考试,7月份得知结果,整个夏天都处于兴奋之中。但随着新乐季开幕排练临近,她开始感受到身份变化带来的巨大压力。

没想到进团排练第一天,乐团里的前辈们,不管是声部首席还是乐手,都主动来跟柳鸣打招呼。“可能他们能猜到我的心态,将我拉入团队氛围中,让我慢慢卸下心理包袱。现在觉得适应了很多,也学到了很多。从小提琴比赛到和指挥家梵志登合作新年音乐会,再到参加北京国际音乐节,上海交响乐团带着我一点一点成长,相信未来我可以做得更好。”


孙一凡、柳鸣与上海交响乐团排练


上海交响乐团2020-2021的节目单上,中国音乐家挑大梁,其中有许多年轻人被推到台前。余隆说:“音乐行业是一个薪火相传的行业,这些年我见到过许多年轻的‘黑马’,我们要想办法给这些‘黑马’创造机会。我们都是从老一辈音乐家手里接过旗帜,现在应该想想如何把这旗帜传递下去。”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桐




  •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