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21音乐季
  • 全部演出
返回〉〉

上交乐队迎来95后首席,柳鸣是怎样一鸣惊人的?

10/12/2020

在上月启幕的上海交响乐团2020-2021乐季开幕音乐会上,最引人瞩目的当属新近上任的乐队首席柳鸣,这个刚过完25岁生日的95后女孩,凭借出色的琴技和个性化的演绎给观众带来巨大惊喜。

昨晚,柳鸣挑大梁,为观众带来“门德尔松之夜”,这是她成为上交乐队首席后首次以独奏身份亮相,而此次执棒上交的是仅比她年长一岁的年轻指挥孙一凡。问柳鸣会给观众献上怎样的惊喜?她思忖道:“门德尔松协奏曲是一部对观众而言太过熟悉的作品,虽说技术上不很难,但要演出新意却十分难,我会在乐句上加入更多思考,希望能跳出原有的套路让观众有不一样的感受。”    

图说:上交新首席柳鸣  新民晚报记者 王凯摄 下同


成才路上有困苦


柳鸣师从小提琴演奏家、上海音乐学院教授徐惟聆,是徐惟聆来到上音任教后的首批学生。2015年10月,她获得青岛全国小提琴比赛青年组第三名,同年11月获得金钟奖小提琴比赛第二名;2016年获全球奖金之最的首届上海艾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第六名,成为唯一进入决赛的中国人,引起业界高度关注;2019年9月,获得第二届哈尔滨国际音乐比赛小提琴组第一名。

图说:排练中的柳鸣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优等生,在最初进入上音时也曾有过叛逆的青春期:“我的作息时间是’夜猫子’型,你让我通宵练琴都没问题,但要早起实在痛苦。就为睡懒觉,被批评过许多次,高二时差点因此被处分。”其实,自14岁起就只身来到上海求学的柳鸣,成才路上的困苦绝不仅限于此——从沈阳到上海,南北两地的差异于她不只是地域文化,就是气候条件也让她崩溃。“最苦就是第一年,初一到上音附中读书,真是没料到上海冬天这样冷,没完没了地下雨,那时宿舍没有热水,都要靠自己用热水瓶一瓶瓶拎上楼,只记得那时候每天对着窗户哭。”

所幸,柳鸣最终还是成功让自己成为了这座城市的一部分。成长至今一半的时间在上海度过,她对这座城市也有着非同一般的情感:“无论是在上音读书时,还是现在租住在上交对面的小区,我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复兴路这一带。”



追逐王者的荣耀


25岁就成为上交的乐队首席,同时也是上交141年历史上第二年轻的首席,获得这个职位于柳鸣既是荣耀也是动力:“在上音读书,对一墙之隔的上交自然熟悉,成为独奏家一直是我的目标,但能这么快当上上交首席真是连自己都很意外。说实话,从6月参加考试到7月得知结果,我的心情也像坐过山车一样。尤其是在上交新乐季登台前,我紧张得不行,感谢上交的前辈们对我的帮助和提携,包括李沛老师等一直在扶持我、鼓励我。”

图说:明晚柳鸣将再挑大梁


柳鸣至今记得,在得知她考上上交首席后,和恩师徐惟聆在黑石公寓吃过一顿饭。尽管平时如师如母的徐惟聆并不会对学生提什么具体的目标或者要求,但在听到柳鸣的好消息时她还是激动地哭了。在徐惟聆眼中,柳鸣是那种大器晚成型的孩子,如今果然是一鸣惊人。对于未来,柳鸣的目标也很清晰:“上交给予我很高的起点,我必不辜负这样的机遇和平台,希望能让自己的琴技更上一层楼。”

当上首席后,被同学或是同行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你是如何做到的?”柳鸣说:“我是个凡事都想赢的人,无论是打游戏还是拉琴,既然做了就是奔着‘王者’去的。拉琴不像游戏,还能买装备提升自己,所以唯有苦练加上感悟,用心去琢磨弓法和技巧,用心去感悟曲中真意,全身心去投入,机会就来了。”


  (新民晚报记者 朱渊)


  •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