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21音乐季
  • 全部演出
返回〉〉

外国艺术家​远赴重洋隔离14天也要来上海,只为录制这张唱片

12/16/2020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桐


为了一张唱片的录制,男高音歌唱家布莱恩·杰德、女中音歌唱家米歇尔·德扬在国际疫情阴霾下跨越重重阻隔,分别从欧洲和美国来到上海,隔离14天后出现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的舞台上。同样远道而来的,还有资深录音师克里斯托弗·阿尔德和菲利普·克劳斯。一路上,他们经历了签证被拒、机票取消等困难,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度迎接隔离。究竟是一张怎样的唱片,让他们如此义无反顾?

经过6天的录制,这张唱片终于在上周末杀青。这是上海交响乐团与世界知名的古典音乐品牌DG(德意志留声机)合作录制的第二张唱片。作为中国首支签约DG全球发行唱片的交响乐团,去年合作的首张唱片《门道》已全球发行,获得英国《泰晤士报》四星好评。明年是著名作曲家马勒逝世110周年,第二张唱片特别挑选了马勒的《大地之歌》和中国作曲家叶小纲的《大地之歌》。同一个主题,相隔百年,一中一西两位作曲家如何用音乐对话?

国际合作一波三折

为了这张唱片,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度过了许多不眠之夜。从唱片前期筹备到上海交响乐团在音乐厅里奏出第一个音符,可谓一波三折。在国际疫情下,要请来重量级的艺术家和录音师,实属不易。为了保证唱片质量,余隆曾前后多次电话沟通,最终说服曾多次为音乐大师阿巴多录制唱片的录音师来沪,而此次行程需要他前后隔离28天。

美国女中音歌唱家米歇尔德扬演绎马勒《大地之歌》

原定来沪的女高音临时失约,曾让录制计划一度面临搁浅,还好美国女中音米歇尔·德扬伸出援手紧急救场。在纽约,她曾遭遇来华航班临时取消,只能住在机场等待未知。“在美国我们已经停止演出很久了,所以当收到上海交响乐团邀请时,我非常兴奋。国际旅行困难重重,还要隔离两周,我还是来了。”

从欧洲远道而来的男高音歌唱家布莱恩杰德演绎马勒《大地之歌》

男高音歌唱家布莱恩·杰德经历过一次签证被拒,但他从没想过放弃行程。“本来我今年年初要在欧洲演唱这首曲子,但由于疫情,全世界很多音乐会都取消了。”去年年底他就开始为这首曲子做准备,还特地买了中古乐谱,进行了专门的声乐训练,做了很多笔记。“有的地方,主人公是醉酒的状态,我就会想,究竟应该是以大醉还是微醺的感觉来唱?”两天的排练和录制,让布莱恩赞叹上海交响乐团的职业素养和余隆对艺术精益求精的追求:“我相信这次合作会诞生一个非常特别的作品。”

作曲家叶小纲、指挥家余隆与男高音歌唱家布莱恩杰德讨论作品细节

当余隆指挥上海交响乐团和海外艺术家录完《大地之歌》的最后一个音符,坐在台下的周平感慨万千:“杀青的一刻,大家从心底里爆发出掌声。这是DG唱片为明年‘马勒年’录制的唯一新唱片。历时数月,我们经历了所有可能碰到的困难,终于成功集结,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中国唐诗引发的文化循环

马勒的《大地之歌》1911年首演于德国慕尼黑,灵感竟来自中国唐诗。唱词中直接运用了李白等人的唐诗,成为西方音乐大师直接以中国传统文化为题材创作的经典案例。

指挥家余隆、作曲家叶小纲与远道而来的录音师交流

2005年,中国作曲家叶小纲在余隆的提议下,同样以这几首唐诗为题材创作了与马勒《大地之歌》呼应的中国版《大地之歌》,诞生之后频频被搬上世界舞台。余隆说:“把两部作品放在同一张唱片中对比非常有意思。如果马勒是油画,中国作曲家就像是水墨画。他们的音乐色彩是不同的,比如在第一乐章和最后一个乐章,处理同样的诗歌文本,马勒的情绪表达很直接,而叶小纲的情绪表达比较含蓄。”

叶小纲指出,虽然《大地之歌》中引用了中国唐诗,但西方观众能真正了解这些诗歌吗?马勒当年读到的唐诗也是几经翻译的版本,跟原诗已相去甚远。叶小纲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大地之歌》对100年前马勒的《大地之歌》作一个回应,也让西方观众更加了解中国文化。

叶小纲《大地之歌》录制现场,低男中音歌唱家沈洋献唱

低男中音歌唱家沈洋参与了叶小纲《大地之歌》的录制。在他看来,从李白的唐诗到马勒的《大地之歌》再到叶小纲的《大地之歌》,跨越了漫长的时间和距离,完成了一个文化大循环,最终回到了这张唱片。“传统和传承是相互依存的。我们拥有全人类表达美的语言,而这个语言就是音乐。”

唱片杀青,远道而来的艺术家们在离别前给了上海音乐家们一个拥抱。在余隆看来,两部《大地之歌》的创作是一次对话,这次唱片的录制也是疫情阻隔下难能可贵的一次文化对话。“当今世界有很多误解源自于对文化的误解,希望通过这次录制,我们能引发一些关于文化交流,甚至是文化误解的对话。



  •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