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21音乐季
  • 全部演出
返回〉〉

全球限量20台的施坦威三角钢琴听起来怎么样?“开琴”有啥讲究?

02/02/2021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桐
每件乐器都有独特的灵魂。


没带乐谱,没穿礼服,“90后”钢琴家张昊辰坐在一架崭新的三角钢琴前,面对30位围坐的观众,弹起拉赫玛尼诺夫的《c小调第二钢琴协奏曲》。


1月17日下午,钢琴家张昊辰为施坦威“开琴”

这架钢琴日前刚刚从德国经空运飞抵上海,如今初试啼音。这是拥有160多年历史的施坦威为庆祝上海交响乐团140周年定制的钢琴,全球限量20台。

一架全新的钢琴并不能开箱即用,王雅伦、张昊辰两位钢琴家,1月16日至17日接力为它“开琴”,让钢琴的88个琴键得到充分激活,也让潜藏在琴键下的声音能在将来的舞台上充分释放。

钢琴和人一样会成长

“每件乐器都有独特的灵魂。”与钢琴亲密接触后的张昊辰说,“这架钢琴有温润饱满的音色,但如今定义它的个性为时尚早。它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会在一天天的成长中慢慢形成自己的性格。假以时日,它会在不同钢琴家的指尖找到最稳定、最完美的状态。”

这次“开琴”,张昊辰特别选择了拉赫玛尼诺夫的《c小调第二钢琴协奏曲》。“开琴需要规模和幅度比较大的作品,这样可以让钢琴方方面面的潜质激发出来。一台新琴是不稳定的,它的音色会发生偏移,需要通过开琴和演奏,慢慢找到最舒服的状态。”


穿着毛衣和球鞋的张昊辰,状态就像平时练琴一样

张昊辰还记得自己最初开始学琴,用的是一架简单的立式琴。直到5岁的时候开第一场独奏音乐会,在音乐厅里第一次见到了施坦威三角钢琴。那时候琴凳太高,还需要人把他抱上去,腿太短,以致于够不到踏板。

“说起来很奇妙,不光是钢琴,很多音乐厅,因为各种各样一流的乐团和音乐家在这里演奏过,它的声场也会变得越来越好,这可能就是中国人说的‘人气’和‘灵气’。钢琴家、钢琴和音乐厅,会在时间的流逝中渐渐形成一种有机的生态,一种独特的气场。”张昊辰说。


钢琴上有上海交响乐团英文缩写“SSO”

从1921年到2021年,上海交响乐团的四架施坦威在舞台上见证了无数个音乐的高光时刻,巴伦博伊姆、阿什肯纳奇、波格莱里奇、朱晓玫、齐默尔曼等钢琴家,也见证了一代代中国钢琴家的成长。目前,上交购置于2010年和2014年的两架施坦威仍在服役。张昊辰说:“如果今晚有音乐会,我会选旧琴,因为多次磨合后,旧琴就像一个老朋友一样让我信任。但我相信,未来这架新琴会有无限潜力。”

近距离凝视这件艺术品

奥斯卡最佳影片《绿皮书》里,马赫沙拉·阿里扮演的钢琴家唐·雪莉,没有施坦威钢琴坚决不上场。施坦威创立于1853年,是现代钢琴制造业的奠基者。上海交响乐团历史上拥有的第一架施坦威,是国内最早的施坦威,由上交前身上海公共乐队指挥梅百器1921年购置于欧洲。傅聪、刘诗昆、殷承宗等钢琴家都曾用这架钢琴为中国观众奏出动人旋律。


钢琴顶盖背面,桑托斯红木原有的深褐色木材呈现出光线照射时的渐变效果

如今的定制新琴,是上交历史上第五架施坦威钢琴,也是最具上交个性色彩的一架琴。2019年,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余隆应邀执棒汉堡北德广播易北爱乐乐团,与施坦威钢琴负责人的一次会面后,双方一拍即合,计划推出联名钢琴。次日,施坦威即带着钢琴设计制作工程师与余隆会面。随后施坦威和上海交响乐团几经讨论,设计方案几易其稿。

曾多次与上海交响乐团合作的钢琴和指挥双料大师克里斯托夫·艾森巴赫,专程前往施坦威汉堡工厂,在六架钢琴上一一试弹,选出了适合上交声音的机芯。


全球20台的限量钢琴

绕着钢琴走一圈,你会发现这架钢琴的细节之美。钢琴主体由珍贵的桑托斯红木制成,顶盖一侧是典雅内敛的黑色乌金桑托斯红木,近看时黑色木纹清晰可见。

背面一侧则另有乾坤,以上交140周年“音乐点亮城市”主视觉为设计灵感,桑托斯红木原有的深褐色木材呈现出光线照射时的渐变效果,从顶盖中心宝石般的深褐逐步过渡到周边的寂静黑色,重现了舞台上聚光灯下的高光时刻。

镂空谱架直接运用了上海交响音乐厅建筑轮廓线,出自建筑设计大师矶崎新的音乐厅外观线条流畅,动感十足。制作期间,两位工匠花费了一年时间打磨外饰面,最终造就了这件艺术品。





  •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