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21音乐季
  • 全部演出
返回〉〉

是谁,在宝塔山上吹响号角?是谁,在延安城中再奏《延安颂》?

05/17/2021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朱渊    2021-05-06 16:33:00

“延安有宝塔,巍巍高山上,高耸入云端,塔尖指方向,红日照白雪,万众齐仰望。”今日,延安宝塔山上四名圆号手吹响了一曲人们耳熟能详的歌曲——《我和我的祖国》,低沉雄浑的圆号声在宝塔山回响,也引得正在攀爬的路人驻足,他们纷纷拿出手机记录下这道靓丽的艺术风景。

图说:四名圆号手在延安宝塔山上吹响《我和我的祖国》 新民晚报记者 朱渊 摄

今晚,作为第37届“上海之春”重要活动之一,上海交响乐团“庆祝建党百年红色巡演”将在革命圣地延安收官。演奏员们特地在演出前来到宝塔山,追忆峥嵘岁月,缅怀革命先烈。

据悉,上交还在这次巡演中首次成立了临时党支部。今日,俞尤洁、毛钰慧、张剑锋,三位刚刚从预备党员转为正式党员的上交人,也在巍巍宝塔山下宣读庄严的入党誓词。


入党是从小的心愿


生于1990年的刘闯是四个圆号手中年纪最小的党员,别看他才31岁却已有9年党龄。一曲深情的《我和我的祖国》吹完,刘闯眼眶微微泛红,“我在上海音乐学院读书时就已经入党了,这是我从小的心愿。”他告诉记者,对党的信仰是自小就扎根在心里的:“我们家从太爷爷那一辈起,到爷爷、爸爸,都是党员。我太爷爷是老红军,曾参加过淮海战役,我从小就听老人家们讲述他们当年在那样恶劣的环境里艰苦战斗的故事,觉得特别了不起。延安是革命圣地,能回到先辈们当初战斗过的地方,真的很激动。”

问刘闯,行至“红色巡演”最后一站,有没有对哪支乐曲有新的感悟?“《延安颂》!”年轻的他毫不犹豫,“以往听这首歌的歌词,只觉得是对延安瑰丽风景的描写,现在站在宝塔山上,再来回想那些词——夕阳辉耀着山头的塔影,月色映照着河边的流萤,春风吹遍了坦平的原野,群山结成了坚固的围屏,啊,延安,你这庄严雄伟的古城……心里会涌出一种特别的情感。我相信今晚再奏《延安颂》,感觉肯定和之前都不同。”

图说:四名圆号手在延安宝塔山上吹响《我和我的祖国》 新民晚报记者 朱渊 摄


“红色巡演”生动党课


虽然是拥有142年历史的乐团,但上交乐手的平均年纪只有38岁。此次“红色巡演”对于很多年轻人而言无疑是一堂生动又极具体验感的“音乐党课”。上交团长周平感慨,如果没有参观赣州的中央红军长征纪念馆,亲眼看到当初战斗的环境是多么艰苦;如果没有踏足长沙岳麓山下的新民学会旧址,感受普通人是在怎样的精神感召下做出一生的选择;如果不曾来到武汉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纪念馆,理解那些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的青年是怎样被理想燃烧过……生活在和平时代、度过幸福岁月的我们或许真的很难感同身受,但因为亲眼看到了、切身感受到了、重新踏过了那些先辈的足迹,才会刻骨铭心。

周平特别举例,今年上交委约四代作曲家创作的四部作品中,尤以郝维亚的《我们一起奔向大海仰望星空》层次更丰富,因是将革命之路化成音符娓娓道来,在开头部分尤为晦暗。“如果不是去到长征的出发点之一——江西于都,恐怕很难去理解那个晦暗的部分。要知道,那些先辈在步上长征路时,谁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够走过这漫漫征程,何时能到达终点,凭借的就是心中的那一份信念。”周平坦言,去过了于都,就更能理解作曲家在乐曲最初所打造的那种意境。

年轻的乐队首席、95后的柳鸣在巡演某场结束后对周平说:“中国作品如《中国颂》等,到高潮时总会有一种排山倒海般的情感爆发,每次拉完都觉得要虚脱了。然而,当你站在台上拉起那些乐曲,让旋律如浪潮般涌出,却又不能自已,往往只能不顾一切地把所有的情感都‘扑’进去。”而这一感慨也让周平欣喜地接收到了年轻演奏家们在“红色巡演”中的收获:“可见,哪怕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年轻的他们依旧能感受到来自作品的力量和动力。”(新民晚报记者 朱渊)

  •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