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21音乐季
  • 全部演出
返回〉〉

指挥大师余隆与上海交响乐团第二张DG唱片今日全球发售

07/09/2021

“在世界高速发展的当下,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却疏远了,大多数人沉浸在自己的生活中,没有尝试去了解其他文化......但通过比较这两部作品,人们可以看到这样的画面……欧洲人以及中国人对爱、快乐和死亡的不同感受。”——余隆

 


在指挥大师余隆和上海交响乐团录制的新专辑中,有着千余年历史的唐诗“复活”了。上海交响乐团为DG德意志留声机公司录制的这张(第二张)专辑《大地之歌》将于今年79日全球发行。

 

专辑在上海完成,著名歌唱家米歇尔·德扬(Michelle DeYoung)、布莱恩·杰德(Brian Jagde)、张立萍和沈洋鼎力加盟。将马勒的交响曲《大地之歌》(Das Lied von der Erde)与叶小纲以相同文本创作的《大地之歌》收录在一起。

 


余隆热衷于打破不同文化之间的藩篱,推广中国和世界各地当代作曲家的新音乐。他把享有国际声誉的乐团和更广泛的西方古典音乐曲目不断带到中国,与此同时,与中国乐团一起在西方巡演,并委约陈其钢、谭盾、菲利普·格拉斯和潘德列茨基等作曲家创作了数十部新作品。

 

余隆职业生涯初期在德国度过了十年,并一直对马勒的音乐怀有亲切感。由于认识到《大地之歌》的歌词在当代引发的共鸣,他在十几年前提议中国最优秀的作曲家之一叶小纲(生于1955年)写一首现代作品呼应,从21世纪中国的视角捕捉原诗的微妙。

 



叶小纲也是跨越东西方的音乐家,在北京的中央音乐学院和纽约罗切斯特的伊斯曼音乐学院学习过作曲,他的许多作品都受到中国古典文学的影响。

 

作为一部在悲剧阴影下产生的杰作,马勒《大地之歌》探究了个人从生活的乐趣、希望和恐惧中产生的不同情感,及其脆弱性。在经历了长女的死亡和一场出于政治动机的反犹主义运动之后,马勒不得不辞去维也纳宫廷歌剧院院长的职务,接着被诊断出患有心脏病,这也是他生命终结的原因。

 

他从汉斯·贝特格(Hans Bethge)《中国之笛》中的唐诗里(从法语翻译成德语)找到了慰藉。马勒选择了其中七首诗(李白等创作),为两位歌唱家和管弦乐队创作了《大地之歌》,其音乐涵盖了从醉酒的享乐主义到平静地接受死亡的各种情绪,因为他知道大自然总会万象更新。

 



叶小纲熟悉中国古典文学,他重新编排了文本顺序,并在他的《大地之歌》中表达出更为乐观的情绪。这部作品写于2005年,几乎是在马勒去世一个世纪之后。叶小纲说:在我看来,马勒的音乐充满了幻灭感,但我的作品表达了一个中年人对世界仍然充满雄心壮志。

 

正如余隆所指出的,叶小纲《大地之歌》结尾与马勒的情绪相呼应。“你可以听出,马勒《大地之歌》最后一首曲子《送别》和叶小纲作品的尾声表达了完全相同的情感。”

 

女中音米歇尔·德扬(Michelle DeYoung


男高音布莱恩·杰德(Brian Jagde


著名女中音米歇尔·德扬(Michelle DeYoung)和男高音布莱恩·杰德(Brian Jagde)以扎实的艺术性和对作品哲思的深度理解,完全符合马勒多种多样的声乐要求,而女高音张立萍和低男中音沈洋也同样证明了自己可以从容面对叶小纲作品的挑战。正如《卫报》在英国首演后评价的,叶小纲《大地之歌》的声乐技巧在绵延的西方艺术歌曲和大起大落的中国戏曲唱腔之间无缝连接

 

上海交响乐团在余隆的指挥下,精湛地演奏了两部作品,将每一个细节都表现得晶莹剔透。叶小纲的配器特别多样化,包括大量的打击乐器,其中既有传统的民族乐器,也有传统的西方乐器。

 

余隆说:“多年来,我一直梦想着将马勒这部杰作与唐诗原作谱写的音乐一并呈现,这对中国人来说,有着特定的情绪所对应的意涵。叶小纲理解我的想法,并为马勒《大地之歌》创作了一个精美的对应作品。尽管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从未如此紧密相连的世界,但也看到隔阂依然存在。马勒和叶小纲以不同方式处理相同的情感,对人类共同的经验和从对方角度看世界的重要性有很多启示。当DG德意志留声机公司同意录制这两部作品时,我感到非常高兴。



  •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