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21音乐季
  • 全部演出
返回〉〉

一群“00后”在上海发起一场古典音乐“革新”

09/27/2021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桐
“未来是属于我们的,甚至现在就可以属于我们!”

这是一场属于“00后”的音乐会。音乐会晚上9:30才开场,比常规音乐会晚了整整两个小时。表演者们穿着球鞋和牛仔裤登场,这里没有台上台下的区别,观众围绕表演者席地而坐,一边听音乐一边喝一杯。演到一半,小提琴手把指挥“赶”了下去,自己掌握主动权。加演时,指挥棒又交到了一位观众手里。


小提琴手李秉璋“赶”走指挥金郁矿,抢走指挥棒。

这是“青鸟计划”全新音乐季的开幕演出,9月25日晚在复兴中路上的第三空间举行。2004年出生的青年钢琴家王雅伦,携手2000年出生的青年指挥家金郁矿和他创建的新古典室内乐团,带来一场充满爵士风格的表演。

“青鸟计划”是指挥家、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余隆倡导下创立的青年艺术家孵化计划,一年来已挖掘并推出一批有理想、有才华的青年音乐人才。如今,“青鸟计划2.0”上线,将展现“青鸟们”作为主角的绝对话语权:他们自导自演,甚至自己制定游戏规则。


指挥家余隆在台下。当王雅伦邀请他上台时,他摆了摆手。

“年轻人要自己去创造一个新的世界。”自己站在幕后,把年轻人推向台前的余隆说,“如果给他们太多束缚,他们永远不可能超越前人。我希望能给予年轻人高度的自由与尽可能多的支持,让他们心无旁骛,坚定地去实现自我与作品的孵化与成长。我相信,青鸟有一天是会变成凤凰的。”


“青鸟计划”全新演出季开幕演出现场。

零门槛,由年轻人说了算

青鸟艺术家代表和召集人金郁矿告诉记者,“青鸟计划”是一个真正“零门槛”的平台。只要心怀音乐梦想,报名即可成为“青鸟计划”的一员。通过演出可获得积分,晋升为“Z-Club”(Z世代)的一员,进而拥有自己的专属音乐季。

余隆和上海交响乐团退至幕后,全力提供保障和支持,全盘交予从“青年计划”中成长起来的年轻人。所有环节均由年轻人把关,彻底改变了通常由机构制定实施发展规划的传统。

“青鸟计划”还联动上海交响乐团及国内其他职业乐团、艺术经纪公司,助力年轻人音乐事业快速起步,驶上超车道。“青鸟计划”还将成为衡复风貌区打造音乐街区的重要一环,将中国年轻音乐力量汇聚一堂。


演出结尾,一位观众自告奋勇登台指挥。

年轻人汇聚在一起,用数不清的头脑风暴换来了一份份启动书、项目白皮书以及运营成本测算、管理型人才吸纳办法、宣传运营细则,细致描绘了“00后”心目中的音乐蓝图。

开幕音乐会从创意策划、乐务、谱务到选曲、演出编制、艺术家确认等事无巨细的全程都由“青鸟们”主导并逐一落实。金郁矿说:“事实上,我们并不缺乏走上舞台的机会——无论是在学院还是在课余的生活中。但如果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们:‘请尽情地做你们想做的事,我们将竭尽所能地帮助’,那我们又将会爆发出怎样的可能?未来是属于我们的,甚至现在就可以属于我们!”

年轻音乐家定制专属音乐季

作为“青鸟计划”首个音乐季的开幕演出,这场音乐会颠覆了不少传统。演出前,本应在后台候场的演奏员们却在观众席里聊起天来。随着一声小号响起,音乐家们才自信满满地登台。


年轻观众汇聚在“第三空间”。

金郁矿不仅在今年接连斩获哈恰图良、Only Stage两大国际指挥比赛亚军,还携手新古典室内乐团登台上海夏季音乐节,凭借独到的精彩演绎和别具一格的曲目设置赢得一片叫好。另一只“青鸟”,同样是新古典室内乐团成员的林瑞沣,名字也出现在了刚结束的2020上海艾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决赛晋级名单中。

整个“青鸟音乐季”,由N个年轻音乐家的“个人音乐季”组成,促使年轻人对自己做出系统规划。除了金郁矿和林瑞沣,青年钢琴家王雅伦、鞠小夫,青年大提琴演奏家陈亦栢,青年中提琴演奏家方烨堃,青年小提琴演奏家谢力源、李秉璋,青年管风琴演奏家陈俊羽等,都将拥有特色鲜明的“个人音乐季”。

林瑞沣希望打破音乐会固定时间,在早上、午后、夜晚选择不同的曲目。李秉璋的音乐季叫“老外说中国话”,他将演奏马思聪、刘念、阿克俭、丁芷诺等多部中国作品,并演出自己创作的无伴奏组曲。


观众排队入场。

开幕演出的结尾,舞台上的“00后”们向全国有音乐梦想的年轻人发出邀约,希望更多年轻人来上海,加入“青鸟计划”。李秉璋说:“都说我们是追梦人,但从今天开始,让梦想来追我们。让我们一起为青鸟干杯,为青春干杯!”

  •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