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21音乐季
  • 全部演出
返回〉〉

200多位残疾人来听音乐会,无障碍剧场除了好设施,更要有人情味

12/03/2021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桐
“剧场的大门应该向每一位热爱艺术的人敞开。”

音乐会开场前,67岁的李萍开着残疾车来到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因为儿时患上小儿麻痹症,她腿脚不便,加上年纪越来越大,出行愈发困难。本来丈夫要陪她,临时有事作罢,但并未阻挡李萍的到来。在志愿者的指引下在预留车位停好残疾车,她拄好拐杖,被人搀扶着慢慢走进音乐厅。

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在建造之初就考虑了不同群体的观演需求。从复兴中路主入口到音乐厅B1层的两个演出空间,动线上全程均为缓坡设计,并设置了垂直电梯。主厅和演艺厅靠近观众入口的区域,设有专属的轮椅座位。即使没有亲友帮助,李萍也可以顺利抵达自己的座位。

近年来,“演出热”“博物馆热”“美术馆热”在上海成为一股潮流,越来越多残障人士也享受到这份文化大餐,体会到“人民城市为人民”的幸福感。12月3日是国际残疾人日,上海交响乐团和徐汇区残联共同发出邀请,200多位残疾人士在亲朋及志愿者的陪伴下,于11月30日晚走进上交音乐厅,和健全观众一起开启一场古典音乐之旅。

李萍说:“这不是我第一次进剧场了,除了剧场无障碍设计的细节,更让我觉得温暖的是志愿者和陌生人的帮助。身体的缺陷也挡不住一颗热爱艺术、热爱生活的心。”

测试每个细节,把无障碍设施有效利用起来

“残疾人出行不太方便,去陌生环境往往会有各种顾虑。与其产生麻烦,还是放弃算了。”徐汇区残联副理事长谈燕道出了阻碍残疾人走进剧场的根本原因,“其实他们都渴望更好地融入社会。”在长期的一线帮残助残工作中谈燕发现,很多残疾人内心十分向往文艺生活。

早在2014年,上海就已在《上海市剧场管理标准》及《上海市剧场服务标准》中对残疾人观演需求作了细致考虑,提出现代剧场应预留残疾人轮椅座位、配置国际通用装置等具体要求。

随着社会文明程度的提高,无障碍设施在各行业已相当普及,然而未开放、被占用、维护不到位等影响无障碍设施实际功能发挥的问题仍时有发生。“要让无障碍设施真正给有需要的人提供帮助。”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将邀请残疾人观演视作是一次对剧场无障碍设施使用和服务的检验。“剧场的大门应该向每一位热爱艺术的朋友敞开,无论是普通观众,还是特殊人群。”

为了迎接200多位残障人士来到音乐厅,徐汇区残联的工作人员此前多次到上交音乐厅,测试无障碍设施的每一个细节,并给出专业建议。

比如,靠近观众主入口的车位,优先提供给残疾人。有视力障碍的观众入场扫码不方便,音乐厅新增了一台刷身份证入场的机器。给残疾人的座位大都靠近观众出入口,方便出入。常规音乐会是20时开始,此次演出特意提前到19时开始,中场休息时间也从15分钟延长至20分钟,预留足够时间给观众去洗手间。5个无障碍卫生间也已检查过设备,确保可正常使用。

37名志愿者上岗,让残疾人感受“家”的温暖

双目失明的韩颖在家人陪伴下来到上交音乐厅。她早早在家中打扮好了,精心搭配白色大衣和靴子,还有家人为她化好的淡妆。“听交响乐嘛,总要有点仪式感。”韩颖笑着说。

韩颖是十几年前失明的,拥有过光明,所以更加难以忍受黑暗。在失明的前几年,她曾无数次感到绝望,将自己封闭起来。在家人的关心和陌生人的善意中,她渐渐走出阴霾,努力生活。她是上海第一位获得英语中级口译证书的盲人,曾被评为“全国自强模范”,近几年一直致力于推广无障碍电影。

听说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接纳导盲犬,带导盲犬的观众还有专属座位,韩颖非常高兴。她以前去过不接纳导盲犬的剧院,还找管理者争辩过。“这些年在上海,大家对导盲犬的接纳程度越来越高。我有时候带导盲犬坐地铁,会有人嫌弃,但每次我还没开口,旁边一定会有人帮我解释导盲犬的作用。每到这时候总是觉得很感动,觉得生活在这座城市很幸福。”

这场音乐会,上海交响乐团本月刚刚组建的志愿者服务队伍——37名“1380小红人”全员上岗,服务于实名入场、残疾车引导、取票验票、现场指引等岗位。“小红人”吕菁是一位教师,听说有200多位残障人士来听音乐会,她第一时间报名参加志愿服务。“上海交响乐团是我们乐迷的精神家园,身为‘小红人’,理当第一时间赶来为他们服务,让他们感受到‘家’的温暖。”

借这场公益音乐会,上海交响乐团也向会员发出倡议,邀请身边的残疾人朋友结伴观演。如特殊群体前来“馄饨皮”观演需要帮助,可于每日9:00-20:00拨打上海交响乐团客服热线4008-210-522咨询。周平说:“对弱势人群的关爱体现了城市的温度。我们希望通过此次公益活动,建立一个长效机制,在日常演出中为特殊群体做好服务,真正打造一个‘残疾人友好剧场’。”

给他们定制化服务,也给他们发光发亮的舞台

志愿者们为观众服务的同时,也通过与他们的近距离接触,观察和了解他们的需求。肢残观众丁蓓华建议,剧场可以为视力残疾、听力残疾、肢体残疾等不同类别的观众提供定制化服务,满足他们不同的需求。

韩颖希望,未来盲人进入剧场听音乐会,可以在开演前有盲文介绍或同声传译,让盲人观众了解剧场的不同空间长什么样,台上有哪些演奏家,演奏的曲目背景等。一位外国朋友曾跟韩颖提起,在国外的一场音乐会看到一个人在台边手舞足蹈,后来才知道,那个人是在为聋人描述音乐。“肢体能传递音乐吗?我不确定,但我确定的是,他们一定可以有所感知。希望未来的剧场里,能为残疾人提供更多元的服务。”韩颖说。

除了进剧场当观众,喜欢唱歌的韩颖和李萍也希望能有更多机会登上剧场舞台,成为主角。李萍近期加入了徐汇区老年大学的徐朗艺术合唱团,合唱团里只有她一个残疾人。每次售票演出,她都会推辞,因为上台走得慢,还要拄拐杖,总怕拖累团队。可是团员们早已把她当作不可缺少的一员,有团员对她说:“谢谢你在,是你的精神鼓舞了我们”。

两年前,韩颖曾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演出过一次。她发现,在残疾人中,也有不少有才华有心气的人,他们需要一方舞台。“比起残疾人专场,我们更希望像这样和健全人融合在一起,无论是一起当观众还是一起登台表演。希望未来,我们能有更多这样的舞台发光发亮。”




  •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