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21音乐季
  • 全部演出
返回〉〉

上海四重奏将领衔“2022上海新年音乐会”

12/23/2021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桐
“一切都是未知数,但我们愿意接受挑战。”

一场百人交响乐音乐会,指挥缺席,会不会乱套?

“上海新年音乐会”创立十余年来,每年都会邀请世界知名指挥家执棒上海交响乐团,可是今年,台上将不设指挥,改由上海四重奏引领。1983年创立的上海四重奏,早已成为全球最重要的室内乐组合之一,足迹遍布世界各地音乐殿堂。12月31日的“2022上海新年音乐会”上,四重奏成员将分别担任领奏,引领乐团完成整场音乐会。

当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余隆向上海四重奏提出这一创想时,第一小提琴李伟纲拒绝了。“很多人都想过一把指挥瘾,但没那么容易。为什么不同的指挥家指挥同一个乐团会发出不同的声音?指挥太关键了,仅仅是一个‘起拍’,就包含了速度、力度、色彩和感情。”

此前,上海四重奏曾尝试在没有指挥的情况下,引领60人的弦乐队完成演出,这一次,台上是一个完整的交响乐团,乐手的数量是当时的两倍。第二小提琴于翔说:“一切都是未知数,但我们愿意和上海交响乐团一起接受挑战。”

回到家乡,新成员带来新气象

12月22日晚,上海四重奏在捷豹上海交响音乐厅迎来疫情后回归家乡的首秀。他们演绎了斯美塔那《第一号弦乐四重奏“我的一生”》、周龙《琴曲——为弦乐四重奏而作》、舒伯特《第十四号弦乐四重奏“死神与少女”》。

1985年,上海四重奏成为首个在西方室内乐比赛中获奖的中国组合。第一小提琴李伟纲、中提琴李宏刚是两兄弟,“60后”。他们都是上海人,也是上海四重奏的创始成员。大提琴尼古拉斯·萨瓦拉斯是“70后”,2000年加入上海四重奏。新成员于翔出生于1988年,他求学于上海,后赴美国新英格兰音乐学院深造,2010年获得梅纽因国际小提琴青年组第一名。

纽约人尼古拉斯·萨瓦拉斯,为何会加入“上海四重奏”?萨瓦拉斯告诉记者:“纽约和上海都是非常开放的城市。我不是加入了中国人的四重奏组合,而是加入了世界上最好的弦乐四重奏组合之一。”

上海四重奏成名时,于翔还未出生,第一次听他们演出时,他是上海音乐学院附中的学生,也是学校唯一一个四重奏组成员之一。当时,室内乐在国内的发展还比较滞后,上海四重奏高水准的演奏和充满明星气质的形象令他向往。于翔还记得,当时他们演奏了乐团保留曲目——舒伯特《第十四号弦乐四重奏“死神与少女”》。此次回沪演出,于翔也将作为乐团成员演绎这首经典。

年轻的新成员加入,为这个老牌组合带来新气象,大家开始尝试用iPad看谱,于翔还教会了萨瓦拉斯网购。更重要的是,他的到来让乐团迎来一段“蜜月期”。“我们三个经常为了音乐争论,他脾气很好,成了我们的‘气压计’,我们会后退一步,更多地省察自己。”萨瓦拉斯说。

回国扎根,将室内乐经验传给下一代

除了吸纳新成员,最近上海四重奏还做出一个重大决定——放弃在美国的教职回到中国发展。此前,李伟纲、李宏刚、萨瓦拉斯已在美国新泽西蒙特莱尔州立大学任教近20年。

疫情令他们的国际巡演和美国的教学工作陷入停滞,但在中国,得益于疫情防控成果,演出和教学工作陆续恢复。去年,他们开始在天津茱莉亚学院任教,兼任了上海交响乐团2021-22乐季驻团艺术家。

“我们需要舞台,但来中国扎根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我花了几个月时间说服自己,又花了几个月时间说服我太太。”萨瓦拉斯说。加入上海四重奏后,他来过中国不下百次,但太太和三个孩子却是首次踏足。如今,孩子们已渐渐适应这里的生活,开始学说中文,学写汉字。

移居中国,并非完全受疫情所迫,上海四重奏早就有了回国扎根的想法。李宏刚记得,1985年刚到美国时,世界一流的四重奏只有四五个,三十多年过去,美国能叫出名字的四重奏已有两百多个。上海四重奏希望能回到中国,将三十多年积累的室内乐经验,传给下一代年轻人。

作为上海交响乐团“驻团艺术家”,12月31日的新年音乐会上,上海四重奏和上海交响乐团将合作小约翰·施特劳斯、贝多芬、德沃夏克、肖斯塔科维奇、沙汉昆等中外作曲家的作品。李伟纲说:“没有指挥的音乐会会是什么样?我们和观众一样好奇。上海交响乐团是亚洲最好的交响乐团之一,他们给了我们接受挑战的底气,也希望借助这个舞台,更好地展示室内乐的魅力。我们相信,在中国,上海四重奏可以做出更大的贡献。”

  •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