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23音乐季
  • 全部演出
返回〉〉

文化新人 | “95后”弓弦舞者柳鸣

09/16/2022

利落的短发、爽朗的笑容、灵动的手指在琴弦上飞舞……几天前,上海交响音乐厅里奏响了一场特别的音乐会,27岁的柳鸣与青年指挥家张橹弦键和鸣,通过“犹太音乐的回响”拉开了上交2022—2023新乐季室内乐系列演出的序幕。


与两年前初登这方舞台相比,如今的柳鸣多了些沉稳与霸气,作为上交历史上最年轻的乐队首席,台上台下,她对音乐和人生也有了更多新的思考。伴着秋日细雨,柳鸣从复兴中路的梧桐树下走来,向记者道出了她从东北到江南、从校园到乐团的别样交响人生。


梦想在29个小时的眼泪中起航


1995年,柳鸣出生在沈阳一个音乐世家,从祖辈到父辈都从事着与艺术相关的工作,年幼的她更是自小听着妈妈的琴声长大,耳濡目染间,柳鸣也自然而然踏上了这条道路。


和所有琴童一样,8岁之前打基础的“苦日子”,柳鸣也曾想方设法和父母斗智斗勇。“想出去玩儿,有时候胡乱拉一拉以为混得过去,但和其他家长不一样,我妈是小提琴老师,一点点松懈她都听得出。”几次交手败下阵来,柳鸣只好乖乖练琴,并带着这种幸福的烦恼度过了她的小学生涯。



在柳鸣的印象中,学琴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不过,未来何去何从、是否要成为职业乐手,她从未认真想过。直到12岁那年,上海音乐学院附中首次到外地招生,机缘巧合下柳鸣被老师带到了考场,就是这次偶然的相遇让她与上海结下了不解之缘,从此开启了她的追梦之旅。


“当时是坐绿皮火车,从沈阳到上海,29个小时我哭了一路。”随行的父母默默无言,身处这个行业,他们深知无数挑战正摆在女儿面前,但也只有让她自己克服才能看到前方更美丽的风景,这是所有艺术人生的必经之路。


三位伯乐助“千里马”驰骋赛场


12岁的柳鸣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但成长的阵痛还是来得有些猝不及防,带着南方的湿冷,给了这个东北女孩迎头一击。“首先就是气候不适应,冬天特别难熬,宿舍里没有暖气,每天只能裹着被子抱着热水袋睡。”


其次是南北教学风格不同带来的学业考验。“上海侧重从技术训练入手,对基本功要求非常严。”不太占优的柳鸣在第一学期仅拿到了86分,这让从小就是优等生的她多少有些受挫。



(图说:柳鸣和恩师徐惟聆)


为了赶上大家的步伐,爱睡懒觉的她开始心甘情愿通宵练琴,每天下课后都坚持记笔记,一个小节一个小节地抠。柳鸣笑称,生活中的自己是个很随性的人,可只要涉及到音乐,似乎就有种天然的自制力和好胜心。


而更幸运的是,在她人生几个重要阶段陆续遇到了三位伯乐:从沈阳音乐学院的王冠教授到上音附中的魏韵,再到小提琴家徐惟聆,三个人一个像爷爷、一个像姐姐、一个像妈妈,不仅在专业上对柳鸣倾囊相授,也是她人生的导师。用柳鸣的话说,他们就像一面镜子,在自己的成长路上潜移默化地引导着她形成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并将南北音乐特色兼收并蓄,成为了一个“沪辽混血儿”。


琴心合一先得热爱生活


2015年,厚积薄发的柳鸣开始破茧成蝶。先是斩获第十届金钟奖小提琴组第二名;随后又在首届上海艾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上大放异彩,成为唯一一位闯进决赛的中国选手;2019年,成功摘下第二届哈尔滨国际音乐比赛小提琴组桂冠。


2020年6月,在上交乐队大考中,年仅25岁的柳鸣更是一鸣惊人,以惊艳表现技压群雄,成为了乐团140多年历史上最年轻的首席。一时间,无数人将目光聚焦这颗冉冉升起的古典新星。


(图说:柳鸣在首届上海国际小提琴比赛中大放异彩)


可贵的是,这时的柳鸣并没有飘飘然,而是保持清醒的头脑,她知道,在越来越多“小天才”涌现的当下,25岁的年龄已经算是大器晚成,而所谓成功背后的秘诀也并非外人口中的天赋异禀或单纯苦练。


“坚持的确重要,但并不意味着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24小时练习就能拉好琴。音乐家不是苦行僧,拉琴也不只是‘手上的事’。”说到这里,柳鸣恍然想起了读书时徐惟聆告诉自己的一句话,“不享受美食就拉不好琴!”曾经以为的笑谈,如今想来大有深意。音乐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如果你不用心生活,也很难领会音乐的精神。


首席不是终点,做好台上台下的桥梁


今年是柳鸣加入上海交响乐团的第三年,与乐队的配合日渐默契,对作品的演绎日臻成熟。然而,每场音乐会前她还是会有“如履薄冰”之感,这种压力就来自于首席的使命。


事实上,管弦乐团的排练日常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充满诗意,坐在最前排的乐队首席承担着诸多责任,“就像一个桥梁,既要做好指挥和声部演奏员之间的纽带,还是台下台下的交流通道。”


如何在排练时准确领会指挥的意图并传递给每一位乐手?怎么在演出中把台下的反馈通过自己的肢体或情绪传递到台上?“每场演出都是一次全新的挑战,这就是现场的魅力!”柳鸣深谙其道,却也乐享其中。



至于压力怎么排解,打打《王者荣耀》、去健身房运动排汗、约上三五好友玩一把密室逃脱,或者到迪士尼打卡“顶流女明星”,没有演出的日子,柳鸣同样将生活安排得有声有色。与15年前初到上海相比,27岁的她已经融入了这座城市,其璀璨的交响人生中,超过一半的乐章都在这里奏响。


未来,首席也不是柳鸣的终点,而是她的起点。在上海交响这方舞台上,后有城市之沃土墩苗扎根,前有乐团之航道助其奋楫扬帆,从年轻到成熟,从中国向世界!


来源:劳动观察

作者:马亚会



  •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