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上海乐队学院走到第五年,对标国际一流让中国音乐主动融入世界语境

03/12/2019

1.jpg

▲北德广播中提琴首席扬·拉森与巴桐

上海乐队学院走到了第五年。八位来自北德广播易北爱乐乐团的声部首席,以及35位上海乐队学院五届优秀学生,与上海交响乐团同台协作,昨晚(9号)献上了一场德奥作品交响音乐会。

这是上海交响乐团与易北爱乐第四次举行联合音乐会,也是上交努力拓展国际合作、对标世界一流的一个缩影。“这个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在短短五年内,就取得如此成功的乐队学院。”易北爱乐乐队首席罗兰·格吕特如此表示。

除了易北爱乐,上海乐队学院还与纽约爱乐、柏林爱乐、悉尼交响乐团、伦敦爱乐、加坡交响乐团、洛杉矶交响乐团、底特律交响乐团等名乐建立密切“朋友圈”,五年来向国内外职业乐团输送了不少“上海出品”的音乐人才。

“国际视野”+“上海出品”,为职业演奏生涯注入无限动力

3月5日至9日,上海乐队学院迎来易北爱乐的八位首席。这是该团乐手第四次造访上海乐队学院开展教学期。此行,来自汉堡的首席不仅参与了一对一教学,还携手上海交响乐团、上海乐队学院,带来室内乐音乐会和交响乐音乐会各一场。

3月8日举行的室内乐音乐会,不仅内容荟萃了亨德尔、莫扎特、德沃夏克、斯特拉文斯基等从巴洛克时期到现代派的著名作曲家,还少见地将30多人的“大编制”室内乐搬上舞台,极大地丰富了上海观众的欣赏体验。对于昨晚(9日)举行的交响乐音乐会,青年乐评人陈志鹏如此评论,“从音色到张力,从对指挥音乐布局安排的反应到对风格调整的灵敏度,乐手们的表现都非常精彩。”

3.jpg

▲圆号首席延斯·普吕克带领上海乐队学院学生和上海交响乐团青年乐手

与来自不同世界名团的首席并肩排演,浸润在这样的音乐教育环境中,上海乐队学院的学生表示获益匪浅。比如首届毕业生巴桐如今是上交的中提琴副首席,在就读期间,她曾先后前往纽约爱乐、播易北爱乐青年乐团、悉尼交响乐团、新加坡交响乐团,作为“实习乐手”参加乐团乐季演出。

2.jpg

“举例来说,纽约爱乐的老师排练时间通常不太长,这是因为每个乐手对任何声部都几乎了然于胸;而易北爱乐的老师对每个音符的演奏长度都一丝不苟,对基础的东西持有严谨的态度。”巴桐表示,坐在乐队中感受不同乐团所传承的“声音”,并且感受音乐背后迥异的文化传统,这样积累起的国际视野和演奏经验,对她毕业后的职业道路发展尤为重要。

拓展普及性音乐交流活动,将“上海经验”推广到全国多个地区

创办于2014年的上海乐队学院,由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余隆牵头纽约爱乐乐团和上海音乐学院共同成立。成立之初,该学校就借鉴了卡拉扬乐队学院等先进乐队学院的办学模式,并糅合专业音乐教育,将“学院派”与“实战派”相结合。古老与年轻、世界与中国的牵手,碰撞出不少新的火花。

“我记得自己第一年到上海音乐学院做招生宣讲的时候,很多学生都觉得我在忽悠人,怎么可能有那么好的教师平台、实践机会和教学金制度呢?”让上海乐队学院执行长何大耿扬眉吐气的是,自2016年首届学生毕业算起,已经毕业的三届学生就业率超过90%。毕业生中不乏入职上海交响乐团、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上海爱乐乐团等上海本土乐团的,也有在广州交响乐团、杭州爱乐、四川交响乐团、兰州交响乐团等团中担任乐队首席、声部首席等重要职务的。

4.jpg

▲易北爱乐乐队首席罗兰·格吕特领衔上海交响乐团一提声部

眼下,全国已有80多家交响乐团。上海乐队学院没有止步于上海本地的教学工作,为支持内陆地区音乐教育,学院还特设了“艺术培训生”计划。目前已有来自内蒙古、甘肃、云南、四川等地的乐手参与相关课程,其中很多人是乐团在职乐手。这几年,上海乐队学院还为其他地区的乐团量身定制了教学方式,并派遣上交的乐队首席前往贵阳、昆明、西安、乌鲁木齐等城市,与当地乐团和观众开展具有普及性的音乐交流活动,将“上海经验”推广到国内更多地区。

文汇报 记者: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