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阿格里奇真的来了,上海乐迷为她疯狂

05/05/2019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桐
还未开演,现场已是一阵欢呼。宝刀未老的“阿姐”给上海乐迷带来惊喜和感动。


阿格里奇,光听这四个字,就足以让乐迷们心跳加速、血脉喷张了。5月3日晚,即将迎来78岁生日的钢琴家阿格里奇,携手夏尔·迪图瓦执棒的上海交响乐团,完成了她的沪上首演。

 

这场音乐会,上海乐迷期待了快一年,当然还有不少乐迷早早从外地赶来。去年6月,两场音乐会开票不到15分钟,2000多张票就售罄了。没抢到票的乐迷们大呼遗憾,但那些抢到票的“幸运儿”,过去一年也过得十分忐忑,因为阿格里奇是出了名的我行我素,说不定哪天“一言不合”就把音乐会取消了。不到最后,谁也说不准。

 

4月30日,阿格里奇抵达上海,消息灵通的乐迷们已经一阵激动。她的到来阵仗十足,音乐厅提前发布通知,一连两晚的音乐会,都要请观众提前寄存手机,以保证演出的安静。观众们自然十分配合,直到走进音乐厅找到自己的座位,看着披散着一头银发、一身黑衣的阿格里奇从侧台走上来,到钢琴前坐定,大家的心才真正安定下来:阿格里奇是真的来了!还未开演,现场已是一阵欢呼。

 

独一无二的阿格里奇

 

玛尔塔·阿格里奇,1941年出生于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5岁就第一次登台演出。她拥有超凡的天赋和出神入化的技巧,被称为“钢琴女祭司”,中国乐迷则亲切地称她为“阿姐”。

 

除了钢琴才华,“阿姐”的美貌、个性和充满传奇色彩的朋友圈同样为人津津乐道。阿格里奇12岁时就得到阿根廷总统贝隆的帮助,赴维也纳拜倾慕已久的钢琴家弗雷德里希·古尔达为师。15岁时,她在萨尔兹堡的夏令营结识了她的“最佳拍档”阿巴多。上世纪60年代,她与来自中国的钢琴家傅聪一见如故。在别人眼中,阿格里奇野气十足、不易接近,可在傅聪眼中,她清澈见底、十分迷人。阿格里奇的第一任丈夫是华人作曲家陈亮声,第二任丈夫则是瑞士指挥家夏尔·迪图瓦。此外,她的朋友圈里,不乏阿图尔·鲁宾斯坦、米沙·麦斯基、伊扎克·帕尔曼、丹尼尔·巴伦博伊姆、小泽征尔等大名鼎鼎的人物。

 

阿格里奇难以捉摸的个性,更为她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5月3日演出前,“阿姐”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后台接受一个简单的采访,却表现得十分紧张。迪图瓦对着镜头讲话的时候,她就已经紧张地抠手指了,轮到她,只简单说了几句话,就匆匆结束了采访,接下来的采访也通通被取消了。了解她的人知道,“阿姐”不是在耍大牌,她真的有一种临上台前的恐惧。你很难想象,一位如此经验丰富的钢琴家,如今还常常因为怯场或没有灵感而临时取消迫在眉睫的音乐会。也许因为她太完美主义了,不够完美,她宁可不要。

 

可是等她真正登上舞台的时候,就变得高度专注,收放自如。“宝刀未老!”乐迷顾佳奇说。“看到阿姐在舞台上,满头银发散乱地铺在肩上,但还是那么美。时间改变了她的容貌,但她依然年轻。”另一位乐迷说。这也许就是阿格里奇的魔法。奥利维耶·贝拉米为她写的传记就叫《童子与魔法》,来自阿姐最喜欢的作曲家拉威尔的同名音乐作品,贝拉米认为,这个标题很好地概括了阿姐的一生:年幼时就超级成熟,可是到老都保持了一颗不灭的童心。

 

备受期待的“普三”

 

虽然阿格里奇与迪图瓦的婚姻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宣告结束了,但他们仍然是时常往来的朋友和良好的合作伙伴。这次登台,他们合作的是阿格里奇的保留曲目——普罗科菲耶夫的《C大调第三钢琴协奏曲》,一连两晚的音乐会都有这部作品。

 

5月1日,抵达上海的第二天,阿格里奇一整天都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练琴。5月2日,阿格里奇与乐队第一次排练。上交中提琴副首席巴桐说:“一上台就能感觉到大师非常有个性,对音乐要求完美,钢琴调整花了很长时间,但她绝不凑合。”这是阿格里奇第一次与上海交响乐团合作,乐团演奏员里有许多她的乐迷。大家带了很多唱片放在后台,等着阿格里奇方便时签名。“阿姐”在排练前路过这阵势浩大的唱片,吃了一惊,但还是耐心地一一签完。排练结束后,她也不拒绝大家合影的要求。

 

“普三”是公认20世纪钢琴文献中技巧最艰深也最伟大的精品之一,这部作品对于阿格里奇来说也具有重要意义。上世纪70年代,阿格里奇在著名的DG唱片所录制发行的第一个协奏曲录音就是这部。乐评人大鹏认为,阿格里奇演奏的普罗科菲耶夫,快速度时的力量和精确、还有那种极为酣畅的流动性,都令人窒息。无论技巧之完美还是诠释之深刻,“阿姐”演绎的“普三”始终被视为一座标志性的丰碑。

 

演完“普三”,在乐迷们的“安可”声中,阿格里奇还返场演绎了斯卡拉蒂的《奏鸣曲》和舒曼的《异国和异国他乡的人们》(选自《童年情景》),现场气氛令人感动。

 

5月4日晚的第二场音乐会上,阿格里奇还将与年仅15岁的“天才钢琴少女”王雅伦共同演奏圣-桑充满童趣的《动物狂欢节》。值得一提的是,阿格里奇与迪图瓦的女儿安妮·迪图瓦将担任《动物狂欢节》旁白。安妮继承了阿格里奇的美丽和才华,熟练掌握多门外语,身兼教师、学者、演员、朗诵家、导演、制作人、策展人等多种职业。排练时,当阿格里奇和迪图瓦的女儿出场后,迪图瓦开玩笑说,对这两个女人,他是最没有办法的。除了一睹“阿姐”的风采,上海观众有机会看到她与家人同台,也算一件可遇不可求的幸事。